分類彙整:入院記

悠長病假

India pink 沒有在這好一段時間,只因早前患了病-腦腫瘤,做手術休養了好長日子,現在漸漸康復,可以間中上網,但不知道何時才可以去旅遊和工作,對於習慣走來走去的我感到很悶,但我也明白身體休養重要。

病來得很突然,突然得有點模糊,病徵出現得比較多是剛巧我在日本時,不得不提早回港就醫,才知病情要立即開刀這麼嚴重。

病發時有點迷糊不怕驚的我決定立即開刀的我還未懂驚,以為好快復原,本應6月頭還會和兩個妹妹去另一個旅行的我以爲手術後可以繼續出發,最後當然沒有可能,唯有取消。

幸好手術順利,但身體好虛弱,又要適應各種藥物的副作用,加上每天都只躺在床上,就算個人有多積極都有點不開心吧!

幸好家人一直有支持,和媽媽貼近24小時的幫助,我康復得比想像快。

這段休養時間,不可以周圍去,不可以上網,我多是看書。當然是重温我最喜歡的澤木耕太郎~深夜特急系列,一本一本地看,雖然已經看了好多遍,但依然令人很著迷,總之讀完之後,你就很想拿起你的背包出發的衝動。他的書影響了我很多的旅行觀。有興趣你們也可以去看看。

說也巧合,就在我剛剛做手術那段時間,澤木耕太郎也出版了一本新作的中文版本-走一號線北上,在我休養期間有新的書可以慢慢看。

書面有一句:
誰都有想「北上」的「一號線」。
當被心裡的聲音命令道「走一號線北上」時,那就是旅行的開始。

當我身體康復時我一定再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去旅行。

但願所有人都身體健康,趁健康,有多遠走多遠。

 

11109810_988727677812787_84219794600481435_n 11401247_988727697812785_8483596757940575391_n

請分享本文:

三人房

患病期間住進醫院的病房令我聯想到旅行時住多人房HOSTEL的滋味。

前前後後都住了大半個月的病房,

住在三人房的我搬過三次病房,

前兩次是因為檢查和為手術準備而吊針而入住的,

這兩次都是在中間床位,

旁邊是一位剛做完小手術的女士,

多是在休息比較安靜,

我喜歡安靜的鄰居,

兩天後她就出院了。

同時間我另外的鄰居都是進醫院檢查的,

很多是留一個晚上,

她們大多嘈吵和很晚睡覺,

有個進院檢查的太太整晚和先生和朋友討論股票超令人討厭!

有人最擅長就是拿著醫院的餐牌瘋狂叫食物,

大概他們的保險有很多餘額可以這樣做,

我見過最瘋狂的病人叫齊家人來病床邊鋸扒,

很多人說住HOSTEL總會遇到很多幾怪人,

難到我會將醫院的三人房和HOSTEL的一起聯想吧 !

最後住的是我手術後的三人房,

住得最久但是我最喜歡的位置,

寬敞又靠著窗,

起床即可以見到陽光,

下雨又可以看到外面的情景,

極適合完成手術後不可以下床的我看街景。

**雖然喜歡但我永遠也不想出入住**

很幸運地在我身體非常虛弱時非常需要休息的時候,

我旁邊的鄰居都很安靜,

沒有噪音,

令我可以完全專心休養。

想不到小小的住院經驗令我想起旅行時多人房的情況,

只有嘗試過背包客的你,

只有嘗試過多人房的你,

才感受到,

這次我能夠幸運地痊癒,

我很希望我仍然可以放眼世界,

用我自己喜歡的方式去想去的地方,

畢竟生命短暫。

請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