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背包旅行

關於巴基斯坦 – 打招呼是緊要事

在那裡一個月由山區到城市,我也發現了打招呼是巴基斯坦每個人很重要的事…….

 

〝Assalam O Alaikum〞是每天必講的打招呼說話,這句說話意思祝你平安,見到任何人也講這句當地人是相當開心的。男和男或者女和女的見面要親臉再握手,然後又是一大輪祝福說話,每次和巴基斯坦朋友見面和道別時也是用上很多時間在打招呼和說再見,那時候覺得好奇怪和費時,但後來回到香港我倒有點想念和朋友見面時擁抱和臉貼臉的時刻,只因在香港都習慣對朋友和親人有點冷漠,見面最多說聲hi。

Facebook: indiapinkpink
Instagram:indiapink
Blog : www.indiapink.com/blog/

請分享本文:

在巴基斯坦坐火車原來這麼簡單

這趟巴基斯坦旅行,我早就決定了最少要坐一趟火車來城市之間的移動。

人到Lahore的第一天我便問當地朋友怎樣買火車票,我準備乘搭過夜火車去karachi。朋友説不用急,過幾天才買也可以的。根據我多次在印度乘坐火車的經驗,就算早幾個星期也未必買到幾張票,幸運的可能買到候補位,然後開車那天再去火車站碰運氣,有位的話真的恭喜你了。現在可以上網查詢訂購還好,從前我可是隨時用上幾個小時排隊(其實也根本沒有人排)去購買的(其實有點像打架搶回來的)。

對於在印度買火車票之困難我已經很深印象,所以我完全無法相信朋友説過幾天才購買一定沒有問題這個說法,加上巴基斯坦暫時沒有網上購火車票,所以我唯有很長氣地又問朋友有關火車票的事。終於那天他用電單車送我們去買票,原來買票的地方不是在火車站,是另外一棟大樓,晚上七時多的訂票地方只有幾個人,完全找不到一條長龍,我心想究竟巴基斯坦火車是甚麼一回事呢?!是過了辦工時間嗎?

朋友走到某一個櫃檯,先用了五分鐘和櫃臺裡的職員打招呼握手,再用了五分鐘介紹我和朋友的姓名和職業還有來自香港,再用了差不多十五分鐘講重點買Lahore-karachi火車票,就這麼簡單的事竟然在不用排隊情況下,他用了差不多三十分鐘去完成!因為買完票還説了很多祝福語和逐一握手。

拿著火車票我還是有點難以置信地竟然這麼容易買得到!我問朋友經常也這麼容易買到嗎?他説基本上前一天買也可以,他不明白我為什麼這麼緊張!我心想為什麼在印度買火車票卻這麼困難!

上火車那天早了一個小時到站準備,火車站四周乾淨整潔,周圍環境安靜而有秩序,我乘坐的臥舖車廂也十分安靜舒適!我又浮現了印度火車站混亂又污糟的畫面了,巴基斯坦不就是在印度旁邊怎麼可以差這麼多!過了一晚舒服的火車旅程,早上九時多才匆忙起身到了karachi 總站⋯⋯

我們總愛固有印象把一個國家定了型,仿佛巴基斯坦四個字就等於炸彈和恐怖分子,親身在巴基斯坦一個月,無論在山上或城市我只遇到熱情親切人民。就像我自己一直把印度和巴基斯坦兩國比較,以為印度是這樣巴基斯坦也是一樣,實質上比較根本沒有意義,宗教和文化根本大不同。

與其道聽塗說,不如親身去這個暫時不會有太多遊客卻值得一去的地方去體驗一下。

~~~~~~~~~~~~~~~~~~~~~~~~~~~~~~~~~~~
Facebook: indiapinkpink
Instagram:indiapink
Blog : www.indiapink.com/blog/

請分享本文:

住進巴基斯坦的另類住宿

在巴基斯坦期間我住過當地家庭又有住過Hostel,特別想分享在其他國家比較少有的華人賓館。

事緣有很多中國人在巴基斯坦工作或投資,有部份公司因為要照顧來巴基斯坦工作的中國員工,所以便購買一棟別墅再裝修成多間有獨立洗手間的套房,再聘請從中國來的廚師為員工煮三餐以解除他們在異地工作之苦。有些公司因為多了幾間套房出來,為了不想浪費資源於是把沒有人居住的租出來給其他中國人居住,又可以額外賺錢。於是越來越多中國人模仿這種模式,所以衍生出巴基斯坦的華人賓館。在巴基斯坦的主要城市Islamabad,Lahore,Karachi也有而且數量不少,共通點都是在富人區的別墅(就像香港的九龍糖區),全部都有手持長槍的護衛。為了安全這些華人賓館不會有任何招牌,所以從外面看你只會覺得是富人的家。

我也是有點誤打誤撞地才接觸到這種另類住宿,就在我從Kalash的山區坐長途巴士去Islamabad時,由於差不多到達前幾個小時才有網絡,而且巴士到達時將會是夜晚十一時,所以想先找尋住宿,但巴基斯坦的酒店真的不便宜,而且很多Hostel 或 青年旅館拒絕給中國人入住(因為部分旅館怕中國人入住有事發生難向中國交代),餘下可以選擇的星級酒店之費用又高得超出我的預算,所以我在網上亂查亂找竟然給我找到有中國人分享了這間中聯之家出來,我嘗試用微信和他們聯絡,想不到很快回覆我價錢和地址,再聊數句後老闆娘問我你是否坐巴士從新彊來巴基斯坦的?〝我認得你(因為微信有相)我和你同一巴士的,你來住我給你們照顧,本來每人每天usd35現在你們usd25一個人就可以了,不要跟其他人說〞你可能會說25美元一個人一晚一點也不便宜,我忘了跟你說是包三餐的,而且還是中餐來的:)

巴士到達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還要十多分鐘的士才到達目的地,老闆娘心急地傳了多次短訊給我,擔心我們找不到正確位置。到達後又因為沒有零錢給司機,按了門鈴後一個看上去是三十多歲的中國男子開門,向他表明了我們是來投宿以及借了五十盧比,進門已經見到老闆娘蘇菲。她立即帶我們回房放下行李並請剛剛那位男子拿出一大窩雞蛋湯緬給我們。久未吃湯麵的我們特別感動,蘇菲還放了一大瓶汽水在餐檯上給我們,邊吃邊說〝早餐8:30午餐12:30晚餐7:30如果需要留飯請打電話回來〞我問有關兌換美元,她說明天問那個男兌換吧,兌換的價格很不錯。匆匆便洗澡休息,我記得我們第二天累得早餐也沒有吃。

老闆娘蘇菲來自中國東北,濃濃的東北口音有時我也聽不清楚她在說甚麼! 身形嬌小的她貌似五十,抽煙抽得很厲害,由於她的房就在我的斜對面,見到她沒事做時都在房間打機抽煙,地上滿是煙灰有點恐怖,或許因為聘請了三四個巴藉工人清潔,所以有點放肆地容許自己把地方弄得這麼髒。我未至於潔癖但每看到她的房間總感覺把睡覺的地方弄成這樣有點不可思議! 蘇菲來了巴基斯坦很多年,實際原因不清楚,有沒有家庭或子女也沒有人知道,大約兩天後我從另一個長期住客口中才知道那晚開門以及煮湯麵給我吃的中國男子是蘇菲的男友,怪不得他經常可以自出自入那個像有很多現金和重要東西的辦公室。不過才見過一天她的男友已經坐機回去中國所以未知他們的更多故事。和蘇菲最親近的應該是她的貓,由於整棟別墅很大,貓經常周圍跑跳而不知所蹤,蘇菲便會大叫〝包子包子你在哪〞,連貓的名子也很東北。間中她和幾個住客打牌至深夜,相信我聽著麻雀洗牌聲睡覺讓你忘掉自己身在巴基斯坦。

本身有中國廚子在這裡負責三餐的,後來因為辭職回鄉未找到人頂替,蘇菲便充當主廚,另外幾個巴藉工人協助她洗洗切切。她每次提起巴藉工人都有點勞氣說他們總是偷懶和偷東西,她不明白我為甚麼來這裡旅遊!從她的話中我感到她不太喜歡這裡還有不相信這裡的人。不過厲害的地方是她既不懂英語也不懂烏都語,日常去買菜和生活用品也是她憑記憶自己駕駛去買的,由於沒有打算投入當地生活,她索性把一些商場和建築物起了另一個中文名字方便她自己,這是我有天問她路才知道的! 或許來巴基斯坦生活不是她所想,又或者她有其他更多不想人知道的故事。她在Islamabad有兩間華人賓館,據說大約人民幣八百萬就可以買下一棟富人區的別墅 ! 或許我好奇心比較重,她的背景總是令人有興趣想知道更多的!

話說我在Islamabad那裡只是住了三個晚上,我的房間就在地下,旁邊就是飯廳,實際別墅有多少個房間我不清楚,但每次吃飯時平均也有10-14個人,清一色是男子,來工作的、做生意的和找尋機會的也有!有時有三幾個只來吃不留宿。食飯期間通常也大家也安靜,偶爾夾雜不同中國方言的對話,湖南上海四川廣西廣東還有蘇菲的東北口音 ! 大家也是中國人但只要他說的是自己的方言其他人便不會明白所說內容。每逢吃飯期間感到很像住進Hostel一樣,只不過是中國版本的,唯一和平常的Hostel很大分別就是這裡很難得到任何旅遊資訊,他們在這裡真的除了上班外不去其他地方玩的,所以當他們知道兩個香港來的女孩是來巴基斯坦旅遊都只說一句〝這裡有甚麼好玩!〞。

比較有趣是其中兩個看上去二十歲來自廣西的年青人,他們的工作是手機測試員,每人有四五部智能電話,初初不知道以為是沉迷打機的年輕人,後來才知道他們的工作滿有趣,由早到夜晚就是不斷測試手機,他們的公司來在東莞,員工都是年輕人為主,輪流去印度越南巴基斯坦泰國柬埔寨等國家測試,每次出來就是一個月有額外津貼,回去後可能立即又要去另一國家,但每次都是留在住宿地方工作很少離開很遠。我問他們想出去其他城市玩玩嗎?他們都表示沒有太大興趣,出外工作都只是希望多賺點。

Islamabad是一個有點悶的地方,隨便走了幾個景點,去了沒有想像過巴基斯坦也有如此大的商場就呆了四天三夜,若不是住進華人賓館知道更多中國人的故事我相信對於這個首都沒甚印象。旅途中看到的風景是重要,但旅途中遇到的人更加令人難忘,再一次謝謝蘇菲的照顧令我知道巴基斯坦不一樣的住宿。住在那裡衣服有工人在洗衣機幫忙清洗的,你記得去收衣服就可以了。

~~~~~~~~~~~~~~~~~~~~~~~~~~~~~~~~~~~
Facebook: indiapinkpink
Instagram:indiapink
Blog : www.indiapink.com/blog/

圖像裡可能有大家坐著、表格、食物和室內
圖像裡可能有室內
圖像裡可能有室內
圖像裡可能有食物
請分享本文:

關於巴基斯坦的食物我想說的是…….

我從來沒有想過去巴基斯坦後我是會增磅的 !!!

我承認印度食物一直不合我口味,那些湯湯水水沾餅的汁還有那超級濃烈的香料我真的受不了,加上基本很少有肉,在印度基本上你差不多已經變成素食者,加上很多時都只是每天食一餐所以每次回來也瘦了,所以一心以為巴基斯坦食物也大概差不多。

誰知道呢巴基斯坦的燒烤多美味,恰到好處又帶點辣的醃料(巴基斯坦人經常說他們的食物很辣但我並不覺得),無論牛肉和雞肉也肉汁鮮甜,配合他們的NAAN更加一流。巴基斯坦的NAAN外型和印度或他們中亞地方也不一樣的,他們的模具造出來有點像迷你的雞蛋仔(香港經典街邊食品)形狀,新鮮熱辣真的超~好~味道! 巴基斯坦人是用單手把NAAN撕開然後包著肉一起放進口的,邊寫邊回味中 🙂

另外有一個和印度很不同的情況就是巴基斯坦無論大小餐廳(在路上的也是)也很乾淨和營業到很晚的,當我見到他們的餐廳竟然在十二點或深夜一點還在開著而且真的還有很多人真的感到和香港很相似,坐在路邊和朋友邊食燒烤邊聊天真的很正………..不過巴基斯坦是不可以在公開場所飲酒的,就算要買啤酒也不容易 !!!

還有必要試他們的冰條 – kaffir ,在Lahore街頭很多的,香甜的奶油味加上杏仁碎片才rs 30 / 50一條,像雪糕質感的冰條甚麼不要在街上亂食真的忘了這些……..

  

    

 

如果一個地方令你很想再回去,除了是在途中遇到的人和景外,在旅途中的食物也是主要原因吧 !

寫下這些濕濕碎碎的食物回憶時我已經幻想很快再回去巴基斯坦並且十分願意在香港食少啲留位給我最愛的Kebabs 。

~~~~~~~~~~~~~~~~~~~~~~~~~~~~~~~~~~~~~~~~~

12月我會在飛龍咖啡分享巴基斯坦來一齊玩,記得要預先留位 ^ ^
日期: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時間:3pm – 5pm
地址:觀塘鯉魚門道2號 新城工商中心 5樓 23A室 (觀塘D4 出口直行約3分鐘)
價錢:HKD $150 (包括意式咖啡 或 花茶乙杯 及 小量飛龍自家制小點曲奇 品嚐)
報名及查詢:6410 5151
Facebook: 飛龍咖啡

~~~~~~~~~~~~~~~~~~~~~~~~~~~~~~~~~~~~~~~~~~~~~~~~~~~~~~Facebook: indiapinkpink
Instagram:indiapink
Blog : www.indiapink.com/blog/

請分享本文:

【尋人 1987年6月在喀什坐巴士到巴基斯坦的四名香港女子】

你可曾試過在旅途中的長車程上又或者在Hostel中遇到特別投契的旅人,但可能在一兩天後又因為去不同的目的地而分開,之後又在其他的旅程上想起這個曾經和你結伴遊的外國旅伴?

在巴基斯坦期間,當地朋友介紹了一個當地旅行作家 Mr .Obaidullah給我認識,至今他已經出了七本有關旅遊的書(烏都語)。他知道我是從香港來巴基斯坦旅遊後感到很興奮,立即出示了他其中一本電子書,內容是有關他在中國新彊陸路回巴基斯坦的旅程,和我今次的旅遊路線差不多。他在電子書找到其中一頁然後指著相片娓娓道來一個三十年前的故事…………

在1987年6月四個香港女子從新疆陸路去巴基斯坦、印度和尼泊爾旅遊,在八十年代沒有互聯網沒有豐富資訊的情況下去這樣一趟陸路旅行真的一點也不簡單,她們真的很有型。Mr. Obaidullah就是剛剛和她們在喀什乘坐同一部巴士往巴基斯坦而認識她們。他們在車上渡過了兩天,交換了聯絡地址希望可以寄合照給他。之後他們分別繼續自己的旅程。其中一個女孩馬惠君回香港後寫了兩封信和把合照寄了給在巴基斯坦的他,但他們只用信件來回兩次後便沒有再聯絡,三十多年之前沒有facebook 、what’s app 和email,要保持聯絡真的不及現在方便。

後來Mr. Obaidullah繼續到世界各地旅遊,把旅途中所見所聞寫成書,其中一本書就是有關他的中國旅程,其中幾頁就寫下遇見香港女孩在同一部巴士的情況,這麼多年他依然留下相片和女孩們寫給他的姓名那張紙 。相隔三十年,他依然想念那次相遇。所以當他知道我從香港來立即和我分享這個故事,並細細聲跟我說最想念馬惠君。我立即問他為甚麼沒有和她繼續聯絡,他靜了一分鐘之表示他也不知道。

聽完這個故事後我說了句回香港後我可以嘗試分享你們的故事,希望可以找到她們四個的下落,他感激地點頭並滿心歡喜的把他們的照片、信件還有女孩們姓名也電郵給我。

麻煩各位看到這篇文章的朋友,如果你就是故事中的主角又或者認識以下四位曾經在1987年6月在喀什坐巴士到巴基斯坦的四個香港女子,麻煩和我聯絡
emai:indiapinkpink@gmail.com或者Facebook 短訊給我。

 

請分享本文: